七年了,我还是很想你

转自曼联吧,原帖地址

今天早上出门上班,在门口换鞋,看见鞋柜上摆着的日历,12号那天上面被老婆贴了张便条,是小姨家刚出生的儿子百天请客吃饭。我看着日历,在门口楞了很久。

出了家门就有些精神恍惚,在地下车库拉车门拉了好几次都没拉开车门,然后才恍惚过来车锁都没开。一整天精神都很恍惚,好在今天也没什么活。

感觉2015年才刚到,1月份时候的一些场景还历历在目,一晃,都已经5月了。5月了。

曾经以为有些事情随着年月流去总会淡忘的,时针分针秒针一圈圈的转,原来,已经7年了,似乎已经够久了吧,已经久到连你的样子都慢慢模糊了。

7年了,可我还是很想你啊。

傍晚的时候,给老婆打了个电话,寻了个借口说在公司里加班,晚些回去。现在坐在除了我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对着电脑。

其实早就想写下一些东西来了,但自己文笔实在是捉鸡,连曼均都不到,怕在曼吧众大神前丢人。但今天白天一整天思绪都不大好,想了很久才决定来写这些。

注册了个小号,把这些写完以后就不继续用。

可能今天一天写不完,会分几天写

2004年的夏天发生了很多事情。

希腊欧洲杯夺冠了。

中国举办了亚洲杯,中国进了决赛但还是输给了日本。

雅典举办了奥运会,刘翔跨栏夺冠了。

还有在那年的8月份末尾,我拖着两个大箱子,从江苏飞到重庆去读研究生。

本科大四那年努力了一把,考上了研究生,虽然也不是特别牛逼的学校,但专业还算不错。

从机场坐了很久的出租车才到了学校,绕来绕去,也不知道当时的出租车司机到底有没有坑我。

宿舍楼看上去旧旧的,里面也挺破,条件不是很好,4个人住。

宿舍另外三个人都不错,我们按年龄老大老二老三老四这么排了。我最小。

其实现在想想当时的人似乎都还挺纯洁的,因为当时我们叫老二他一直就“老二老二”这么叫了三年,也没觉得什么不妥的。当然,现在我们已经改口叫他小二。

那天晚上我们宿舍4个就一起去学校外面找了家小馆子一起吃了一顿。

那顿饭其实我一直很难忘。

我吃了几口菜我才反应过来,我TM来的是重庆,是重庆。

也可能是吃到了辣椒籽,当时眼泪就下来了。那一顿饭我就基本没动过筷子,就每个菜尝了尝,然后就是喝酒喝酒,然后,也没然后了,我来学校第一顿饭就喝醉了。

接下来一年里也没发生什么大事,除了嚣张的穆鸟去了车子,然后我魔的英超冠军更是遥遥无期。

那一年里还是很安分的上课踢球看球,还有就是跟着导师混。

记得当时第一次去球场踢球时,我穿了件03小贝的球衣,胸口赞助商当时还是沃达丰。

那是我在前一年小贝转会去皇马的时候买的,是正版球衣,去上海玩的时候买的,因为当时我怕以后就买不到了。结果几年后淘宝兴起,各种盗版球衣你想要谁的就可以给你来一沓。当时真的是图样图森破。

那时候电脑手机这些都还很贵,MP3在那年代似乎都算是挺高端了。

我去重庆前也买了个MP3,我把里面下满了杰伦的歌,那一年几乎所有的影像店都在放他的七里香。

那时候有一次去踢球,踢了一会在旁边休息的时候,一个哥们过来和我打招呼,我才发现原来他穿了一件范尼的球衣,比较巧的是和我的球衣一样,也是03年主场那款。

都是曼联球迷,那自然就好说话,和他也蛮快就熟悉起来了。之后也经常一起踢球,当时他还经常调侃我说小贝都已经去皇马了,结果没过多久,范尼也去了,真的是造化弄人,很悲哀。

那人和我一样,也是新生,只不过他是本科新生,比我小4岁。就姑且称他叫小陈吧。

小陈这人怎么说呢,天生一副好皮囊,长的真挺帅的,而且也很爱运动,所以身材也不错,就是个子不是很高。这货挺风流的,我记得我研一那一年里,和他一起踢球时就有不下5个不同的女生给他送水什么的。让球场上其他男生都挺羡慕的。

那一年的曼联和现在一样,挺槽糕的其实,虽然没跌出前三,但联赛里还是切尔西一起绝尘。我记得当时是第十还是第十一轮,踢朴茨茅斯,这队当年还在英超,现在不知道在哪个级别了。我和小陈当时都觉得稳赢的,然后就一人出了100去买了足彩,那时候足彩也才出了没几年,感觉100块算挺大注了,结果0:2输了。

那是我第一次买足彩,印象很深刻,心碎了一地。

那一年的欧冠也是磕磕碰碰,记得当时欧冠小组赛的时候,踢费内巴切,第一回合客场6:2大比分赢了,结果第二轮主场0::3输了。

昨天写了那么多,都还没进入“主题”,因为把思绪一下子拉到十年前,很多事情就涌上来了,想想还是也都写下来吧,回忆也好怀旧也罢,都是过去,无关紧要了

其实05年欧冠对我魔球迷来说应该是极其操蛋的,因为马桶最终多冠了,而且还是以一种足以流芳百世一点都不比我魔99年差的方式夺冠了。

我记得那场决赛是在宿舍老大家里看的,因为老大家是在重庆的,我和小陈一起去的。

那时候的米兰,锋线上核弹头因扎吉所向无敌,中场卡卡皮尔洛风华正茂,后面马尔蒂尼宝刀不老再加上内斯塔等,看的我是非常眼热。

那场比赛我就不想多说了,上半场米兰连灌马桶三个,看得那是一个爽,中场休息的时候我和小陈连吹两瓶啤酒。谁知道当时喝酒的不止我们,米兰那帮人在更衣室也开喝了。真的是不做死就不会死。

当最后马桶赢了点球,小陈气的直接把酒瓶摔地上。

顺便提一下,我当时一直想把宿舍的几个人都培养成曼联球迷,不过老二和老三都不爱看球,只有老大还有潜质,谁知道就在看了这场比赛之后,老大就成了一名kop,you will never walk alone。

真是蛋疼,what the fuck.....

05年夏天重庆很热,果然中国四大火炉之一没有白叫,那个夏天我没有回家,留在学校。

其实我也是想回家的,只是当时我导师的缘故。他和他朋友一起开了个公司,然后导师就把我还有另外两个学生一起拉去实习上班。

宿舍里没空调,夏天的时候实在没法待,然后就在离学校不是很远的地方自己租了间房子 ,两室一厅。

其实当时早就想出去租房子了,因为重庆的东西实在是吃不惯,什么都是辣的,而且还有很多的花椒,我非常讨厌吃花椒。

我记得当时我在食堂吃饭,总要打一份汤,吃菜前都把菜往汤里涮一下再吃。

我去念研究生之前身高181,体重有150斤,念了一年下来,瘦到连130斤都不到了。

后来租了房子之后我就自己开始自己烧饭吃,虽然一开始做的也不是很好吃。

开学以后我也没搬回宿舍,就一直在外面住着。研二的时候课少了些,主要还是跟导师做项目什么的,还有就是去导师公司里上班实习,导师对我们几个去上班的也还不错,每个月也都有发工资。

不得不说的是重庆美女是真的多,感觉质量真的要比江苏的好很多,街上亮眼妹子真不少,学校里也是。研一的时候老大第一次带我们去解放碑那边的时候,老二老三还有我真的被路上美女给震惊到了,把我们几个外乡人眼睛都看直了,感觉就像是一群乡下土鳖第一次进城一样。

当时老三一直嚷着一定要泡一个重庆妹子,我们另外三人也都还“嘲笑”他,说就你这鸟样别做梦了。

现在小三应该是我们宿舍混的最好的一个了,他毕业后先留在重庆混了两年,然后就跑成都去自己创业了,现在身价也有上千万了,娶了个成都妹子,现在二胎也快出生了,很幸福美满。他有一次在饭桌上喝多了,说他没泡到重庆妹子是他一辈子的遗憾,然后回家就被他老婆罚跪搓衣板。

研二的时候宿舍几个哥们都春心萌动,都寻思着找个女朋友,老大本来就有,他和他女朋友从大学开始谈,总共加起来谈了有七八年吧,本以为肯定能修成正果的,结果最后还是分了,具体原因我不清楚。

晚上有个老客户请我们吃饭,吃到很晚,酒也喝了不少,刚洗了澡,稍微清醒了点,老婆睡了

05年夏天的时候范叔来曼联了,一看就比之前那几个货要靠谱的多,后来果然也不出所料,的确相当靠谱。

那年10月份,一次踢完球和小陈在操场边喝饮料,他突然问我想不想找个人一起租房子分摊一下房租。

我楞了一下,说要是你小子就给我滚,妈的天天带女朋友回来晚上还让不让我睡觉。

小陈笑笑,说过两天领人过来看看,是个女的。

我一听是个女的,其实心里还挺开心来着,想想和一个女生住也不错,但也还是回了他一句丑女别给我领过来。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小陈这货当时在另外一个学校新泡了个妹子(这里插几句,小陈这货在把妹这方面真的是非常在行,我毕业以后还听说他和我们学校外语院的一美女老师有过关系,不过不知道真假,我也没当面问过他,反正总之,“贱货”一个。)

好了,言归正传,当时小陈在另外一个学校把了个妹子,那个妹子班上呢有个女生,那个女生挺惨的,大一进来分宿舍的时候由于她们班女生人数问题,刚好3个宿舍注满多了她一个人,于是她就一个人被分到其他班女生宿舍。

不是一个班的,平时的时候也处不到一起,所以那女生和她宿舍其他人关系不是很好,据说和宿舍里另外一女生有点小矛盾,再加上宿舍条件也不是很好,所以想出来住。

后来有一次小陈去她女朋友学校那边去玩,听说了这事,还没见过那女生是丑是美,立马就想到了我(我真该谢谢他),和他女朋友说我一哥们现在一个人在外面租房子住,那哥们人品超好没的说,让她女朋友去问问那女生高不高兴,如果愿意可以先去看看。

然后,在那次和小陈踢球之后过了三天,小陈和她女朋友把那女生领了过来看看。

那也是我第一次见到她。

之前也纠结了很久,倒是是用第二人称还是第三人称,想了想还是先用第三人称吧

那天是星期五,下午学校里没什么事,所以中午的时候我就去了导师公司里,刚好那天下午公司另外一个老总要出去和客户谈生意,本来老总是要和另外两个同事一起去的,不过其中一个突然家里出了点急事去不了了,所以就带上我一起去,让我去见见世面也顺便撑撑场面。

去见客户总得正规一点,所以我先跑了趟商场,买了套西装还有皮鞋,然后再去了理发店,把头发稍微整理了一下,觉得自己顿时就挺人模人样了,还算帅气。

后来那天和客户谈完之后,老总顺道把我送了回去,我回去的时候小陈他们已经在楼下等我了。那天也是我第一次见到她。我突然很庆幸那天老板临时把我带去见客户,要不是因为这样我也不会这么西装革履的穿着。

今天就先写到这边吧,实在是很困了,这几天公司接了几个项目,所以接下来一段时间可能会比较忙,但我会尽量抽空写的,谢谢大家

上午的时候,公司另外一部门新来的一个大学生不知道怎么把一客户给惹毛了,客户发了火,那个小姑娘也哭了,然后我们再去擦屁股,又要去摆平客户,又要安慰那小姑娘,唉,好烦

那天是我第一次见她,在楼下,那时候是傍晚,夕阳照在她脸上看上去还挺不错,长发,个子大概160出头,挺瘦的,嗯,是我喜欢的类型。

刚把他们领到楼上,老总就打电话给我,说刚刚下午的时候有两份文件放我包里忘了拿了,让我现在送去公司,我也只好立马再赶去公司,让他们自己随便看看。

去公司一来一回差不多四十几分钟,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走了,小陈给我打了个电话,说那姑娘还算满意,可以过来一起租,估摸着过两天就会过来。我一听,还有些小激动。

过了两天,是星期天,那天本来想睡个懒觉,结果早上的时候老总给我打电话,说上次那个客户今天会来公司继续谈,让我也过去一趟,没办法,只好也起床。

洗漱的时候手机又响了,是个陌生号码,我接了以后那边人问:是xxx么?我是xxx。当时我就反应过来,是那姑娘,她说她马上到楼下了,能不能下来帮她搬一下东西,我说好。

洗了把脸然后套了件衣服就下去了,等了一会,她就坐出租车到了,行李不算很多,两个小箱子还有一些零碎的东西,然后就帮她把东西提了上去。

因为还要赶去公司,也不能帮她整理,和她说了下让她自己整理东西,给她了把钥匙,然后就匆匆出门了。

那天下午回去的时候在路上突然想吃鱼,就去了趟菜场,买了条鲫鱼。那个时候我的厨艺已经小有进步了,做的东西我自己吃吃觉得挺不错了。

回去的时候她不在,大概出门了,我也没管她。进了厨房把鱼收拾了,开始做晚饭。

从我自己租房子开始我晚上基本都是在家自己烧了吃,从小到大一直吃的都是比较清淡的,不喜欢吃辣,而且江苏这边的菜有些偏甜,从小吃惯了这样的口味跑重庆去的确在吃这方面挺遭罪的。煮了些粥,烧了红烧鱼,炒了个素菜,一顿吃不完放冰箱里第二天还可以吃一顿。

炒菜的时候她回来了,拎了个大塑料袋,是去超市买了些日用品。她看见我在炒菜还很好奇的看了一会。

我问她吃了没,她摇摇头,我说那就一起吃点吧,她笑笑说了声谢谢。

后来的时候她和我说过,她一开始就对我印象很好,不是因为小陈的胡吹,因为第一次见面时我西装革履穿的很正式而且她觉得我穿西装的样子挺帅的,还有就是我会烧饭,所以她觉得这个男生应该是不错,对我印象一开始就挺好。

我的胃一直不大好,因为我以前初中的时候学校食堂的东西不好吃,不好好吃饭结果就得了胃病,所以我晚饭的时候喜欢喝点粥。

吃饭的时候她没有吃很多,喝了一碗粥,吃了点鱼和菜。我知道我自己烧的味道可能偏淡了点,问她是不是不好吃,她说没有,挺好吃的,只是她饭量一直很小。

和她聊了聊,知道她家是四川一个我从来没听说过的地方,她母亲已经去世了,家里还有个弟弟,不过她爸是做小生意的,家里条件也还不错。

那天晚上我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因为之前都是一个人住,所以很习惯性的穿了条内裤就出来了。

在客厅喝水的时候她从房间里出来,然后就很尴尬的楞住了,我很不好意的笑笑立马闪进了房间里。

那天睡觉的时候感觉很特别,感觉就是和以前不一样,因为现在屋子里除了我还有了另外一个人,而且还是个女生,感觉上去不错。

过了一段时间哈利波特与火焰杯上映了,作为铁杆哈利波特迷自然不想错过。

本来想叫宿舍里的人一起的,结果老大说要和她女朋友一起,老二和老三更惨,他们两个跟的那个导师惨无人道的压榨了他们的空余时间,小陈那货估计也不高兴的,我连问都没去问他。

晚上的时候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她回来了,我突然想要不就邀她一起去好了,其实我也是从那时候起萌发了追她的念头。

当时我怕她拒绝,没有问她高不高兴一起去看电影,我换了个说法,说之前帮了一朋友的忙,朋友送了我两张电影票,本来想叫我们宿舍的人一起的,不过他们都没空,现在找不到人,你高不高兴一起去。

当时她想了一会,不过也同意了。

昨天晚上陪老婆孩子出去玩了,这两天周末也还有些事情,没太多时间来写,有空我就会来写的

验证码是什么鬼

后一天晚上的时候和她在约好的地方见了面,那天她穿了件连衣裙外面套了个小外套,垮了个小挎包,穿了丝袜还有一双平跟鞋,让我顿时眼前一亮。那个时候还不像现在无论美丑胖瘦都敢把丝袜穿出去,街上也没那么多黑丝啊什么的。

晚饭吃的是必胜客,也只有这种西式快餐全国都是一个味道,关键是不辣。我记得我第一次在重庆吃KFC时服务员给过我一包辣椒粉,当时就醉了。那顿晚饭吃的还挺happy的,她说她是第一次吃,之前一直想来吃但总没机会。我顿时觉得自己的决定还是很正确的。

谁能告诉我曼吧今天怎么了,发帖怎么还要验证码

因为之前说是别人送了我两张电影票,所以那天我提前先去买了票。那时候的电影票也还没现在这么贵。

我个人觉得哈利波特与火焰杯是整个哈利波特系列电影里最好看的一部,之后的每一部我也都有去电影院看,但没有哪一部能再让我有那样的感觉,或许是因为之后看的每一部她都不在吧。

她之前没看过哈利波特的书和电影,所以我边看还会边和她解释。看完了那部之后她也喜欢上了哈利波特,约好下一部上映的时候继续一起看。本以为06年的时候第五部能上,结果一直到了07年才上映。

那天到家了她突然问我有前面三部的哈利波特么,刚好我之前在电脑上下载过,于是就很愉快的一起看,一直看到了凌晨4点多。

其实在刚开始合租的那些时候和她的交集也不能算多。

我那时候还是早睡早起的好孩子,每天早上7点过点就会起来。其实我早起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当时我在导师公司里的工资是按我去的时间算的,去的时间多工资拿的也多,所以我只要有空我都会去。她如果一二节课有课也会起的早一些,如果没有课我也不知道她会几点起来。

早上的时候我做不做早饭是看心情的,心情好了会煎个饼下个面或者煮点粥什么的,心情一般我就出去买点吃。她住进来以后我早上如果自己做早饭的话也会给她留一些。

晚上的时候我大部分的时候还是回来自己烧的吃的,一开始的时候她也经常在外面吃了回来,过了段时间她也慢慢经常回来吃了。后来她大概觉得我经常做饭给她吃有点过意不去,于是提出来说以后帮我洗洗衣服,当然洗衣服大部分也都是用洗衣机。其实租房子的时候是我导师帮的忙,这是他一亲戚家的房子,所以家里的电器什么的倒也是挺齐全的,被褥也都有。

到了11月份的时候天气也有点凉了,有一次下大雨,那天我没有出门,因为那天家里的煤气罐里没气了,我在家等换煤气罐的师傅送煤气罐过来。

我看外面下大雨还在想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她要不要给她送伞过去,因为我记得她早上走的时候是没带伞的。结果我在犹豫的时候她回来了,全身都淋湿了。真是个傻姑娘,下大雨还赶什么,都不知道问同学借把伞。

她回家的时候煤气还没送过来,也不能洗澡,所以我给她用吹风机吹了吹头发,让她把湿的衣服脱下来把身上擦干,我看她貌似脸色不大好,就让她先躺床上去了。

下午4点多的时候雨小了,送煤气的师傅也送煤气过来了,我敲了敲她的房门问她要不要洗澡,里面没回应,估计她已经睡了。

后来我烧好了晚饭,再去敲门问她要不要吃完饭,她没回我,但我听到里面有动静,我刚转身,就听到里面磅的一声,我再敲门还是没反应,我就没管那么多立马就推门进去了。

我进去的时候看见她一只手搭在床头柜上,原本床头柜上的杯子摔到地上摔碎了,我刚想说她怎么这么不小心,一看她脸上神色很不对劲,我反应过来出事了,结果我用手去试了试她的额头,很烫,果然是发烧了。

因为我才在这边住了没几个月,没生过病,所以家里没有备药,还好当时雨差不多也停了,我就想拉她起来带她去医院。结果我刚把被子掀起来了点,就发现床单上一滩血。我真的立马呆住了。

不过再怎么说我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虽然生物以前学的不好,但我也反应过来她大姨妈来了。

我刚想问她你卫生巾在哪我去帮你拿,结果她就说家里的用完了,能不能让我帮她去买。

我看她都病成这样了,肯定也只能去。我让她先躺着,我去买了回来再带她去医院。

跑到外面小超市面对货架我就楞住了,一排货架上全是卫生巾,而且凭我的人生经验加上电视广告,我知道卫生巾里面肯定也是分种类的,我当时完全不知道该买哪种。

这时候超市大妈过来了,问我:帮女朋友买卫生巾?

我笑笑,很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大妈又问:那她有没有和你说买哪种?

我说没,出门的时候急了,忘记问。

大妈听了说:哦,知道了。然后指着一种卫生巾接着说:如果是第一第二天来月经呢,要用这种加长款的,因为第一第二天来的量会比较多。然后又指着另外一种说:晚上睡觉呢最好用这种有护翼的,防侧漏的。然后又指了指另一款说平时白天用呢那种也就行了。

我最后就把大妈指那几种每样拿了一包,付了钱仓皇而出。

那是我第一次买卫生巾,之后我还买过好多次,只是为她买的只有那么一次,不同的是那时候的我还会因此面红耳热。

多年之后,人还是那个人,只是长了这么些岁数,早已不像二十出头时那么害羞局促,一切轻车熟路的仿佛是自己用的一般。

你说过,岁月是把杀猪刀,你看,我也没能逃过。

买完回去之后收拾了一下,就带她去医院。发烧加痛经,这滋味,反正男同胞是肯定都没经历过的。

我是扶着她走路的,她靠在我身上慢慢走。女生的身上都有一种香味,不知道是不是体香抑或是洗发水沐浴露的味道,她身上也有,很好闻。让我闻的心猿意马。

额,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可耻的硬了。

打车去了医院,挂了号,打点滴。我搬了个凳子坐她旁边,怕她无聊,和她一起听我的MP3。那时候周杰伦的十一月的肖邦出来了,我作为忠实杰迷自然也都下载了。第一首听的是发如雪,她觉得好听,于是我就连续听了几遍,然后是枫,夜曲,都是些伤感的歌。也都是杰伦很经典的歌。

夜曲里面有一句:为你弹奏肖邦的夜曲,祭奠我死去的爱情。

听到这里的时候,大概是因为生病心情不好加上接连听了好几首伤感情歌,她突然来了一句:不知道很多年以后,会不会有哪个男的,祭奠我和他的爱情。

当年无心随口的一句,谁知多年后竟成了事实。

看完了比赛,赢的真不容易

打点滴的时候她不自觉的就睡着了,靠着我肩头。因为要看着瓶里的药水输完叫护士换,所以我没敢闭眼睛,一直盯着看。

等挂完水已经晚上7点多了,我轻轻摇了摇她的头,她睡眼惺忪的睁开眼,嘟囔问了句好了?我说恩,回家吧。她的烧已经退了好些了,只是姨妈来了还是有些疼,打车到了楼下,在楼梯口我二话不说,直接做了个背人的动作,她楞了下还是伏在我背上。她的体重很轻,背起来也很省力。

到了家先给她放了一浴缸水让她洗了澡,我把晚上烧的饭菜热了一下,拿勺子喂她吃了点。下午的时候她把她床上的床单沾了血,家里也没多余的干净床单,就让她先睡我的床。

等她睡下后我出门买了点红糖生姜,本来想去药店看看有没有什么月经来了吃的药,但一想西药可能有副作用,就再跑了趟医院,还好当时不算晚医院中医部还有人值班,问医生开了一剂调理月事的药方子。

后来的时候谈起过这次,她说她当时很惊讶于我能买对姨妈巾而且还煮姜糖水煎中药给她喝,一看就是很懂女人的样子,但这么懂女人怎么能不知道女生来姨妈的时候不能洗澡更不能泡澡,搞不好会出事的。

我说那你怎么还去洗。她说看我这么照顾她当时她心里也挺感动的,不拂我面子,就很快的洗了下。

其实那个时候我只是看她因为之前淋了雨没洗澡而且后来身上出了些汗,身上脏兮兮的,当然,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因为当时她的床没法睡,肯定得睡我的床,要是不洗澡就去睡我的床。。。。。

上帝作证,当时我是个好孩子,我只是有点洁癖罢了。

上帝作证,当时我真的是个纯情小处男,虽然大学里的时候谈过,但那时候和现在不能比,当时学校附近周围的宾馆也没现在这么多。

那天她睡下以后我去洗衣服,看见她换下来的那堆,我想就帮她一起洗了算了。因为我觉得洗衣机洗的不是很干净,所以我自己洗衣服总要先自己手搓一遍,普通的衣服裤子倒还好,她的内衣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想了想就扔洗衣机里洗算了,用手帮她洗总是不大合适。

洗完拿出去晾的时候感觉那玩意有点变形了,不过我想等晒干了应该就会好的。

后来她发现以后哭笑不得的对我说,你知不知道那东西不能用洗衣机洗啊。不过想我也是好心帮她洗衣服,也没怪我。

这些天一直都在听张敬轩的春秋。

我没有为你伤春悲秋不配有憾事

你没有共我踏过万里不够剧情延续故事

周末的时候丈母娘生病去看丈母娘了,这两天公司里的事情也实在是多。

12点过了,已经是12号了

那次生病之后,和她的关系倒是好了不少,相处起来也没一开始的拘谨了。

有时候也会一起去超市买些东西,我在后面推着车,她走在前面,有时候看到什么东西家里没有她总会说,这个东西家里没有,好像还挺有用的,买吧。听着这话总觉得我们像一对夫妻一样,在为家里添置一些物件,我那时候想,平淡的幸福或许也如此一般吧。当然每次拎东西的也都是我。

12月初的时候我接到我堂妹的电话,她说她要来重庆玩,那一年她刚上大一。

其实那一阵子我挺忙的,导师那边项目挺烦的,而且我也搞不懂为啥都到冬天了她还跑重庆来玩。不过既然要来也只好接待。

因为当时我也没和家里说我在外面租了房子住,所以我也不打算让我妹知道。给她提前先订了房间。结果后来她是和她一同学一起来的,她那同学还挺漂亮的。

冬天来重庆自然要吃火锅了,当时是在离我们学校不远的一家火锅店里吃的。吃完以后就送她们去宾馆,也离我们学校不远(主要因为是价钱不算贵),送她们进了房间放了行李,我妹突然说想去买点零食等会晚上吃,没办法我只好陪她一起去,她那同学没去。

买完东西回去之后还陪她们两打了会斗地主,那天后来为了不让她们发现我住外面,我是跑学校住的,结果发现床单上全是灰,没法睡,还好当时老大回家了,就在老大床上凑合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是被小陈的电话给吵醒的。

他说你小子不老实啊,昨晚干嘛去了。我楞住了,说没干嘛啊。

他说你少来了,他和他女朋友昨天晚上都看见了。我说你看见啥了。

他说他看见我和一女生进宾馆了,而且也问过xxx(就是她)了,你一个晚上没回去。

我说,尼玛别瞎猜,那是我妹妹,她和她同学来重庆玩。

和小陈那货解释清楚之后我突然想到,小陈女朋友和她是同学,会不会和她说我开房去了。当时就有种不好的预感。其实当时小陈和她女朋友也都知道我也想追求她,所以也想办法撮合着。

一想感觉事情不大妙,就立马再打电话给小陈,让他女朋友去和她解释一下,别再瞎说。

因为那两天要陪我妹妹她们玩,所以我也一直都没能回去,而且我也没给她打电话。陪她们玩了几天,好不容易把那祖宗打发走了。

送她们走以后,我立马回去了,当时已经晚上了,回去的时候她也在家,不过看起来脸色不大好。

我当时也不知道该说些啥,不过我想小陈他女朋友应该和她解释过了。那天后来她就直接回房间了。

后来我躺床上的时候小陈打电话过来,问我情况怎么样,我说她貌似有点不大高兴。当时我还有点发愁,结果小陈那货说,不高兴就对了,说明她有点吃醋了,说明她对你有意思啊。嗯,不愧是情场浪子。

今天在公司里偷偷懒,我会争取今天写完的。

后来些时候她也和我说过,其实那次她知道那是我妹妹之后也就不生气了,只是那天我回去以后还是不知道怎么就不想给我好脸色看。她还说,女孩是要哄的,如果那时候我去哄她两句也就没事了。当然这都是后话。

那几天的时候公司刚好接到一个大项目,当时整个公司其实也没多少人,所以我还有另外两个我那导师的学生也只好没日没夜的跟着加班赶工。

那些天每天都是早出晚归的,也没什么机会看见她,更别说和她讲话了。

有一天晚上加班到11点多才回去,回去的时候在楼下看见家里的客厅里的灯还亮着,进了屋发现客厅里电视还开着,她躺在沙发上睡着了,那时候天气已经蛮冷了,真不知道她怎么在沙发上睡着了。

我把她叫醒,她问我怎么到现在才回来,我说公司里事多你赶紧回房间睡觉吧。

她说她给我做了蛋炒饭,在桌上,可能冷掉了,让我去热一下吃。我当时还挺震惊的

说句实话,她那次做的炒饭还挺难吃的,油放少了,太干,我想大概是她第一次烧饭吧。

后来我问她那次怎么想到炒饭给我吃,她说她那几天看我每天都是早出晚归的,好像很忙,然后那天晚上突然想到,就试着做做看,也不知道好不好吃。

我说,嗯,的确很难吃。

然后一个沙发靠枕就朝我飞来了。

怎么又要验证码了

连续加班了差不多近一个礼拜,公司那个项目总算大功告成,公司老总和导师大发慈悲,请公司所有人一起去大吃了一顿。

那时候公司里有个同事说一定要让老总大出血,一定要把老总灌醉,还吹嘘自己的酒量多么多么的好。

其实当时我听他这么讲心里还是有点怕的。因为我酒量不行,那时候白酒撑死也就能喝个三四两。后来真正开喝的时候那人喝了两杯就跑厕所去吐了。

倒是另外有个同事,不声不响的,结果最后大家都喝的差不多了就他一人像没事人一样,后来一问才知道那人是甘肃的。

那天我也是喝多了,在饭店的时候就吐过一次了,回家之后还是蛮难受的,趴马桶上又吐了一回(这里说的马桶是真马桶,不是利物浦)。其实那时候意识是挺清楚的,就是身体已经有点不受控制了,说的话也是不经大脑的。那天她也是挺辛苦了,回去的时候已经挺晚了,她本来都到床上去了,只好再爬起来照顾我。

看我吐的稀里哗啦的,还责备我说以后出去不能喝酒不能装装怂么,非要和人家死拼喝的烂醉才行是吧。这句话让我很是受用,从那以后每次酒桌上只要我觉得我hold不住我就主动认认怂,装的已经快不行的样子。

因为当时喝了酒废话也多,再加上前一阵子也一直没和她说过多少话,那天晚上和她聊了很多,包括我小时候在乡下差点掉粪坑这种糗事我都和她说了。她也说了挺多的,还和我说了她已经去世的妈妈,她妈妈去世的时候她还在小学,弟弟比她还要小两岁。当时我觉得她也挺可怜的,突然有种想照顾她的冲动,然后我就对她说:做我女朋友吧,以后我照顾你。

结果她回了我一句:自己还像个小孩子一样还想照顾别人,赶紧睡觉去吧。

当时真的是心碎了一地。

第二天的起来后她像个没事人一样,我也搞不大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但兵法有云敌不动我亦不动,所以我也装的像没事人一样。

那天是周二,我们每周固定去超市的日子。我们每周都会一起去一次超市,买一个星期要吃的牛奶面包水果还有蔬菜肉类什么的的,买一次吃一个礼拜,当然也会买一些日用品或者其他什么新奇的东西,因为周末的话超市人多,所以挑了个周二。

那天和以前每次去超市一样,买了挺多东西。回去的路上我拎着两大袋东西,她走在我右边,她一开始没说什么话。走到一个路口要过马路的时候,刚好有一辆车子开过,我就把右胳膊挡在她身前,停下来等车子先开过去。刚想把手收回来的时候,她突然两只手挽住了我的右手。

我很诧异的看了她一下,她脸上有笑容,很幸福的笑容。

我们两人就那样在一起了,很自然很有默契,仿佛像是相识了多年一样。

世界上幸福的人到处有,终于也算有了我一个。

(未完待续)

Comments : 1

  1. John

    曼联吧神帖,今天第一次读,眼泪真的控制不住。人生就是充斥生离死别、儿女情长,我们又能如何。

发表留言

人生在世,错别字在所难免,无需纠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