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悄悄告诉你

两个朋友之间的故事。

Boy

第一次见到你貌似是在小升初的考场,没有什么言语交流,各自用0.5毫米签字笔在卷纸上飞舞着,然后我们就被分到了一个班。

可怜的我每天都像被黏在床上起不来,只好用一杯奶茶贿赂一下嘴馋的当班长的你,然后拘促地笑着小跑回到座位。

我一向重视学习,不过也爱好打游戏,偶尔瞒着家长跟同学去网吧浪一下也没什么嘛!体育课上我常打篮球,而爱上足球大概是因为世界杯上斗牛士队的金童托妞吧,此外羽毛球也打——可以锻炼跳跃能力哈哈。

人长大了,小学时候青睐的童装看不上了,尝试穿起了潮牌;童话故事似乎也略显幼稚了,开始读文艺类的书籍,郭小四、韩寒乃至笛安,一个都不落下。感觉这些作者笔下的人都很有魔力,似乎就在我身边,又似乎……“当然,那不是我。但是,那不是我吗?”

不知道时间怎么那么快,一下就到初三了,中考来临了,心中压力山大,只好逼着自己紧张起来。课外书是不敢看了,试卷倒是买了不少,上课时比以前认真了不知多少倍。到了这个时候,真的慢慢开始觉得,每个曾经不喜欢的老师,都光辉伟大了起来。

听说高中有实验班与普通班之分,我还是比较自命清高的,当然要在中考中证明一下自己。果然如我所愿,我来到了高中,恰巧你在我隔壁。

高中生活比初中压力大多了,根本没有家长老师曾经念叨的“上了高中就轻松了”的轻松。打球踢球的机会貌似少了,各种定理围绕着我以至于我脑海中全是柯西的凝视。我倒是很怀念中考前夕的晚自习上的我,那时候吃着棒冰多自在。某个周日路上碰到曾经的老师,他停下车问我最近一次模拟的成绩 我说十多名吧,结果他抓抓头很严肃的看着我,问我怎么回事,至少也得是前十吧?我只好尴尬的笑笑。

《夏至未至》是我很喜欢的一本书,我用里面的命名方式叫自己苦情夏末,虽然是不经意而为之,但是道出了我的内心独白。实验班的竞争压力很大,我们都参加了数学竞赛学习,好多没见过的东西日夜浮现眼前,叫人心烦意乱,不过为了高考还得硬着头皮学啊。

后来我恋爱了,一个我喜欢的女生。我也说不出为什么喜欢,可能有一种喜欢就是没有具体的原因吧,总之见到她感觉心里再容不下他人了。

那时候,我也不抱怨多么累多么苦,起码拿上一本书去朗读,挑个位置,背后是当时还喜欢着的人。我一直很想未来跟她一起去南大,但这现在看来似乎不可能了。

课上耳边还是“裂项求和公式算”这样的枯燥乏味,可以整夜焦虑睡不好觉依旧熬着做完作业才放下一切,好像时间永远会不够。每天最幸福的时光不是吃就是睡,吃到好吃的便能成为整日的亮点。而一整个班都像是沉闷了太久。

有些事情正如白驹过隙,刚开始就结束了。我只觉得,今后不会再有那种义无反顾地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了。

不知为何偶尔又会想起你,可能只是想向你倾诉一番,又或者我别无他处倾诉了吧。

突然发现我们认识已经近六年了呢。

[player id='28310935'/]

Girl

你出现在生命中应该是一个溢满阳光的清晨,在静谧的考场里。没有多少言语交流。0.5毫米签字笔“刷刷”地在纸上飞舞着青春的序曲,诉说着对于成长的急切心情。

然后,就被分到了一个班,一身童装的我们幼稚的真是可以。作为大班长,我会被你的一杯奶茶收买,豪气地在“生死簿”上力挽你于狂澜,然后你隐忍又如释重负的笑从此便挂在了我的心墙。

每次考试你总名列前茅,但大热的Dota和DNF却也不见你少玩,走近了才知道网吧这种“时尚地带”你也经常出没。羡慕着你数学课上新颖另类的法二法三,觉得你不仅篮球打得好,足球也不错,就连羽毛球也打得有模有样。

在男孩子们拔节长个子的时候,你也不甘示弱,Balabala早已被美邦这样轻熟又装逼的名牌代替。还有你各种格子衬衫,酒红的、黑白的、海湖蓝的,看起来像烈日与千阳。

当我还迷恋寄居蟹和阿斯巴甜那群《儿童文学》的小写手时,你早已踏上了伪文艺的不归路,读着小四、痕痕、落落和笛安这些胡七八糟却是你一度喜欢的名字。为了靠你近些,生涩令人恶心的《爱与痛的边缘》《悲伤逆流成河》《四重音》还有《他的国》被我当作“成功人士枕边书”一样用功地啃着。

时光就在我们打打闹闹、不断进步的间隙中走过,根本没有别人说的“滴滴嗒嗒”的奏鸣,初三就这样来了。

你还是每天都迟到,一下课就趴觉,晚饭会出现在中山路的千里香,用的笔全是前后座女生的“施舍”。只是曾经上课时桌肚的课外书消失了,你上课时严肃紧蹙的眉头把他们都赶得远远的,每次看到你这样,我总觉得脖颈挺烫的,可能是立夏了吧。

我开始十分刻苦努力的学习,每个晚自习都能不知疲倦地写好几套真题卷。因为我觉得能和你在同一个教室里学习一点也不累,因为我还想拥有这个机会,因为我真的很崇拜那时的你……

后来我们都如愿上了高中,你就在我的隔壁。我感觉那个爱吃方便面的男孩儿不见了。也会打篮球,也会在绿荫场上驰骋,但更多的是坐在位子上静静地抠着高斯和柯西的故事。

从窗外看着这样的你,我突然很怀念中考前夕的语文晚自习上,那个“突溜突溜”吸着“旋风”的夏末哥。你很喜欢用《夏至未至》里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命名法叫自己苦情夏末。

高一寒假仅有的半个月假期,我们一起去了苏大学习数学奥赛。那都是一些什么东西?我真是一头雾水,但是你马不停蹄挺直腰杆在厚厚的白色羽绒服里滑稽地可笑地用功,我想我也应该加快笔杆速度。后来,还有一个暑假班,然后,然后我就彻底地离开了你们的世界。

日子不温不火地又走到了一个夏天,你告诉我你很累。我想周围的你的同学一定把你逼疯了,清高的你一定很难接受自己的“普通”吧。于是我对你说:“请相信自己,不要把自己困在孤岛,想着每天释放内心,君的前途一片光明。”

一天天的,你的数学奥赛在你可贵的几乎崩溃的坚持下过了预赛,挺过了复赛又进入了决赛。仿佛硝烟弥漫的日子里,我又看见了昔日那个从容的你。

我想我也没有放松,崇拜你的日子里,我开始自我修养的遥途。地图上,我们的目标梦想有两千两百公里,但是有信仰的人是可贵的对吗?

这是我们近六年的故事,我悄悄地告诉你。

Comments : 1

  1. John

    人生中很多事情本来就是徒劳无功的。你为ta付出了许多许多,而最后ta甚至都不曾知道。

发表留言

人生在世,错别字在所难免,无需纠正。